主页 > 测评通信 >响应宇珩号召‧中港台游子拍“回国投票” >

响应宇珩号召‧中港台游子拍“回国投票”

响应宇珩号召‧中港台游子拍“回国投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6日讯)为号召海外游子回国投票,上海、香港及台湾的大马游子都不约而同于上週六(4月13日)于所在地拍摄“呼吁游子回国投票”的短片和团体照,而香港净选盟拍摄的短片更率先完成和登场,台湾的“回家投票”短片也将在週内完成后製并上网。逾百名準备回国投票的旅台大马游子在大马歌手宇珩的号召下,于上週六下午2点在台北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聚首并展开“Jom Balik Undi”短片拍摄工作。参与者只需拿着已填上姓名、家乡名称、职业并表明要回国投票的“看板”,即可被拍摄入境。马来西亚旅台同学会秘书长官长峰接受《》越洋访问时指出,当天有逾百名旅台大马游子出席,大多数参与者都主动上网下载“看板”并带到现场参与拍摄工作。他说,目前适逢台湾雨季,他们起初还担心拍摄当天会下起大雨,所幸上天不负有心人,製作团队最终顺利完成拍摄工作。“其实,早上有下着细雨,但在中午12时左右就停雨,拍摄过程相当顺利。”他披露,他并非这项活动的召集人,不过,他们看见宇珩及其他志愿者的号召后一呼百应,大家都义不容辞的站出来参与这项活动。他“曾经旅居大马的台湾导演赖格也到现场支持,并侧拍当天的情况后上载到网上。”这部题为“在台湾大马学子的努力”的短片加上《回家》的配音振奋人心,以旅台大马游子参与回家投票的短片还未出炉即引来好评如潮。另外,官长峰也透露说,他们将在近期内公布回家投票津贴的筹募和申请详情,以便儘快和妥善地发放善款给回家投票的申请者。“Jom Balik Undi”短片(台北区)总协调宇恆週一在越洋访问时指出,她在经纪公司的建议下必须低调处理此事,况且,她强调这项活动是由学生及志愿者所发起,而她只是製作的总协调,因此,她婉拒接受访问。这项短片的製作阵容包括曾经拍摄公正党竞选歌曲《坚守改革》(SemarakReformasi)MV的导演严伟立,摄影陈明辉、余典宁、Low wawa、傅政瀚等,预料短片将在一週内完成后制并上载至互联网。50人参与上海外滩聚会上海净选盟上週六在上海外滩举办一场聚会,吸引了逾50名大马游子出席参与,他们除了拍摄回家投票团体照,也提供大马选举和投票程序相关资讯的讲座,让大马游子为回家投票做好充份的準备。上海净选盟协调人之一週忠信接受本报越洋访问时指出,他们是在选委会于上週三(4月10)宣布提名和投票日后,即召集旅居上海的大马游子出席上週六在外滩一间顶楼露天餐厅聚会。他声称,这项聚会是为了集合所有準备回马投票的游子一同拍摄大合照,其次,他们也向出席者讲解选举及投票程序的相关资讯,让準备返马投票的游子做好準备。“由于许多游子长期旅居国外,有的可能很久没有投票,有的至今三、四十岁才第一次投票,所以对投票相当陌生,我们提供这些选举和投票的资讯,至少让他们有个概念。”他提出,许多旅居上海的大马游子在选委会宣布提名和投票日后,就向航空公司订购返马投票的机票。至于上海H7N9疫情是否影响大马游子返国投票,他说疫情对他们没有影响,而且,上海市大街小巷皆是人潮,显见疫情未对他们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上传网络1天逾2500人点击香港净选盟上週六在香港大学拍摄号召游子回家投票的短片,并已迅速完成后制于週一(15日)晚上上载至网上。短片获得网友广传,在短短一天内已累积超过2500人点击收看。目前在中国深圳工作的大马游子李威声接受本报越洋访问时指出,上週六的短片拍摄活动是由一名在汕头大学执教的大马人JeremiahFoo教授所号召,而且同样是下午约2点开拍。他说,他们大多是在拍摄前一天才接到消息,所以,参与人数不是很多,只有十多人。这部被命名为《回家,投给希望》的短片已在週一晚被上截至Youtube,片长约2分44秒。他提到,香港净选盟较早前在3月23日下午召集广东及香港的大马游子在尖沙咀星光大道拍摄回家投票的剧照,当时有近百人参与,他们已经把剧照製成短片上载到网上。他坦承,他们也是在活动举行前3天才开始召集大马游子出席参与,但是却没有预料有近百人响应。“更有趣的是,许多前往当地旅游的大马游客看见我们在拍摄时都感到非常兴奋,还协助我们一起拍照。”他补充,无论是在香港大学还是尖沙咀星光大道的拍摄活动都因为天气晴朗而顺利进行和完成。旅居上海大马游子所面对的问题◆案例1:Melinda是一位已在上海居留超过15年的家庭主妇,不属于选委会所制定的邮寄选民标準资格(即公务员、军警、全职学生),但她去年7月却在不知情下被列为邮寄选民,并收到选委会的公函通知,所幸其丈夫并未受到影响。过后,她于去年11月亲自到沙亚南选委会办事处投报,并于今年2月成功索回普通选民的资格。◆案例2:Wen原是在巴生一所独中执教,并于9年前往北京和上海求学,她同样于去年7月在不知情下被列为北京的邮寄选民,以致她无法回国投票,除非她飞往北京投票。◆案例3:Winnie已在上海居留超过20年并嫁给一位上海人,她不属于选委会所制定的邮寄选民标準资格,但是,她于去年7月份在不知情下被列为邮寄选民。她被指是一位蕉赖区邮寄选民,不过,她无法亲自回马解决这项问题,而且上海领事馆也无法提供协助。◆案例4:Kelvin是一位已在上海居留超过9年的企业家,他发现自己竟然成为吉兰丹的普通选民,但他不曾去过吉兰丹,也不曾登记成为选民。他是于今年2月新年期间在净选盟的协助下成功把投票区改为峇东埔选民。◆案例5:Jeff在上海已居留10年之久,是全球最大连锁快餐集团的高层。他在今年3月查询选民身份时,发现被选委会在选民册中除名。他原本是八打灵再也的普通选民并有投票的经验,但他目前却因为选民身份被除名而无法履行公民职责。【专页:大选线上】/报导:包素菡‧2013.04.16

     上一篇:
     下一篇: